永遠的奴隸之獸


作者:五代友義
(01)
嗅了乙醚之後就昏迷了的雪奈夫人,被人塞入登山用睡袋內,放到車子的後座。
秋吉雪奈,三十三歲,某成衣產業社長秋吉岩五郎續絃的妻子。
已將七十歲的岩五郎,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才贏得了美人的芳心,於三年前結婚。而二十六歲結婚,二年後丈夫因病過世的雪奈也是再婚。
當初身為社長的岩五郎出席了僅是系長的丈夫葬禮,雪奈十分感激。而且一個禮拜後回丈夫故鄉岡山的忌日中,社長岩五郎也出席了,在新幹線車上的歸途中,岩五郎提出了再婚的要求。
經過了一年多的追求,終於結婚了。沒有多久懷孕,肚子漸漸大了起來,鄰居都對她投以好奇的眼光,令她覺得羞愧不已。
此時生下的俊夫已二歲了。
「我們準備再來生第二個孩子吧!」
當老夫鼓勵著年輕的妻子再生個小孩的此時,這年輕的妻子卻行蹤不明了,任誰都會認為這是為財而綁架的案子。向警察連絡,還裝置了反探知機,等待著犯人的連絡,可是一直沒有電話。
此時被塞在睡袋的雪奈,裝在一隻大紙箱中,被運到市內一家高級公寓的房間內。
對面的街上林立著銀行,而往右側約走七、八分鐘的地方有一間大廈管理員室,就是男人的房間。男人是這棟公寓的所有人兼管理員。四十二歲,有離婚的記錄,一個其貌不揚的普通男人。
當他把雪奈從紙箱拉出來時,雪奈甚至還沒有醒來。【】男人為尚未清醒的雪奈戴上眼罩,嘴巴也用膠帶牢牢貼住。
雖說是管理員室,不過也算是這男人的房間,足足有四個榻榻米大的空間。當他把雪奈從睡袋拉出來時,房間內立刻飄散一股優雅的香味,刺激著這男人的性慾。
他粗暴地拉扯下絲結的上衣,連胸衣都猴急地用剪刀剪開來。
(畜牲,快讓我看到乳房!)
如奶油般軟酥酥又白嫩的乳房站出來了,男人心急地緊緊揪住親吻著不放。
「鳴……嗚……」乳房被牙齒咬得痛醒過來的雪奈,發現自己眼睛既看到不到,連嘴巴也張不開。
「你終於醒了。放心啦,我不會殺你的,我不但不殺你,還會好好的疼愛妳呢!來,讓大爺爽快。」
他將雪奈的手綁起來,身體跨在她的下體部位像騎馬般的,動手去解開裙子的拉鍊。
「嗚……」夫人雖猛搖著頭表示她的厭惡,可是她卻絲毫沒有抵抗的能力。
(這男人是誰?為什麼要攻擊我?他的目的何在?)雖然處在危險中,但她的腦海中浮現著無數疑問。
(不要……別脫……)
男人的手開始拉下裙子。
「哼!我看看陰部是長什麼模樣……讓我瞧瞧……」
(不要不要……饒了我吧……)夫人想說話,卻無法說出口。
褲襪開始被脫了。男人似乎對脫衣服十分有興致,一件一件慢慢地剝下來。
「薰衣革色的褲襪哩,可真時髦……很上等的顏色呢……你丈夫現在大概每晚都在煩惱著吧?」
(啊……那裡……那裡別脫了……鳴……鳴……)
白哲的腰身蠕動著,使得男人垂涎欲滴。
「好像都沒照過太陽似的,這麼白像有病的樣子,如此蒼白的皮膚,連裡面的血管組織都看得到呢!」
男人一邊脫下褲襪,一邊已迫不及待地把臉貼在下腹的地方,嘴唇就在陰部的上方游移著。
「和我想像的一樣,長滿了毛,這麼柔軟這麼茂盛的陰毛,我很滿意。」
男人把褲襪褪至膝下,褲襪裡還留著雪奈溫熱的體味,男人嗅著它。
「真令人受不了。味道真不錯,這可是夫人陰部那裡的氣味嗎?」
女人的最隱私部位被一覽無遺的雪奈,扭曲著身體想要遮掩住,可是她已束手無策。
「嗚……嗚……」
男人把雪奈的手腳都綁起來,然後把她抬起身,將綁著手的繩結繫結在天花板上特製的掛勾,腳後跟重疊著以站的狀態被掛在天花板。
「這樣的姿勢是最有魅力了,你認為如何?這翹翹的屁股,看了真令人受不了,嘿嘿嘿……」
「鳴……鳴……」
這看不到臉的男人益加地大膽了起來,手腳被綁著得掛在天花板,垂下的裸身就這樣被男人上下其手的任意撫摸著。
「怎麼了?不舒服嗎?」痛苦地喘著氣,男人看著她的臉詢問。
用力地點點頭。不只是呼吸困難,而且心裡強烈的不安也使得她更加感覺呼吸困難。
「你發誓絕對不大聲叫,那我就拿下膠布,如何嗎?」男人慎重地叮嚀著雪奈,這才終於把嘴上的膠布給撕下來。
雪奈重重地吸了口氣,顫抖著作了個深呼吸,突然淚水奪眶而出。
「請你……快把我的眼睛罩子拿開。」
「這可不行,如此一來我臉孔、現在的所在地都曝光了,我可是還要命呢!你還是別看到的好,可以吧?」
「我知道。可是,如果你要錢,多少我都可以給你,請你放了我吧!讓我回家。」
雪奈想到二歲的俊夫一定在家裡哭著等媽媽,以及慈祥和藹的先生,哀求著男人早點放她回去。
「要同情你的話,當初我就不用這麼大費周章了,你求我也沒用。」
男人將束起來的繩索往呂奈的屁股打了下去。
「啊!」
「被我抓來了就乖乖就範吧,每天操得你腰都直不起來。」
「求求你饒我吧!我還有先生和小孩。」
「就是因為知道妳是人妻才綁你來的,這腰身配上這可愛的陰部是最佳的組合呢,我看一眼就知道妳是很棒的貨色耶。」
男人站在雪奈的旁邊,用一隻手揉搓她的乳房和陰部,另一隻手則誇張地在白色而豐滿的屁股撫摸著。
「啊……不要!別這樣……」
和岩五郎再婚之後,自從第一次生了小孩後,雪奈的身慢產生很大的變化。有一種和第一位丈夫在一起時所沒有的感覺,也就是真正體會到一個女人性的歡愉。而且自此之後不只是性器官,全身皆成了性感帶,感覺十分靈敏。像現在被這名男子稍加調戲,即開始喘著氣。
丈夫岩五郎不管對她多好,體力總是有限,結婚最初還勉強一個禮拜做愛一次,現在已經改為一個月一次,雪奈雖從未表示不滿,但是她的身體經常猶如慾火中燒似的。
「不……不要……」
男人手指的動作很靈巧,從背後揉搓著她的乳房,然後忽然在她全裸的身上後面屁股感覺到一團熱的東西壓了上來,原來是那根正往她屁股的隙縫間準備插進去。
「不要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」
雪奈搖晃看腰身反抗著,屁股的搖晃也使得男人更興奮了,他的手一邊伸入她的陰部內玩弄著。
(啊!我的丈夫,來救雪奈啊!)雪奈一邊感覺到自己腰的深處湧出一股熱流,一邊心裡卻呼喊著丈夫的名字。
「陰部已經鼓脹得這樣,每晚插著你的陰部一定棒極了,你覺得怎樣?」
「別這樣……求求你……」
「你沒看看我的寶貝實在可惜呢!來,讓你先嚐嚐味道!」
男人鬆開雪奈腳上的繩子,然後將灼熱的寶貝由屁股的隙縫處,用手由前方插入進去。
「嗚……嗚……」雪奈的股間一片膨脹而且充血,但是她絲毫沒有反抗的力量。
「如何?妳準備好了嗎?可愛的娘們。」男人甚至把兩支手指齊插入至肛門處,得意洋洋地說道。
「嗚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」
她抽動腰身準備避開,屁股卻剛好碰到男人的那根,不經意地滑了進去。
「用屁股夾夾看,你就知道我那根有多大了。」
(不要……不要……)搖動著腰身,顯得厭惡表情的雪奈,在反抗之中,感覺到男人的那根的大小,內心在哀叫著。
(02)
(怎麼會這樣大?)
一陣灼熱感傳全身,而那裡也更濕潤了。
「拜託你,讓我回去吧……」
「你這死腦筋的太太,還在念念不忘要回家,你死了這條心吧……」
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
此時陰道感覺到一股灼熱,雪奈扭動身子想要逃離,不久還是由身後被男人刺穿了進去。
「嗚……」
喘息之中感覺到男人那根真是碩大,陰道被撐開得彷彿要裂開似的。
「怎麼樣啊?很爽吧!」
「不要……」
像這樣站著的姿勢,以及從後面搏入的做愛方式,對雪奈而言都是第一次。她想到自己現在的模樣,羞得無地自容。
「嗚……嗚……」臉抬了起來的雪奈不自覺地呻吟了起來。
(這才是真正男人的樣子嗎?)
她感覺那根就像鐵板那樣碩大、灼熱而硬。
「……好苦……」雪奈猶如溺水者要找尋氧氣似的,不斷仰頭喘著氣,她覺得如果不這樣做,彷彿就要喘不過氣來似的。
「從後面插入陰道來侮辱你,讓你受不了吧……這樣如何?」
男人更殘忍地撞擊雪奈的子宮,雪奈感覺到身體的內部有個很大的龜頭在作動著,同時男人邊揉搓著她的乳房,以及雪奈的陰蒂,雪奈的身體官能被刺激到極點。
「嗚……啊……」雪奈開始感覺到有一股彷彿要昇天的快感直往身體衝,她只覺腦子的思考力越來越薄弱,一片茫茫然。
由於眼睛不到,所以身體的感覺全集中到性器官來了。陰部的蜜汁不斷地分泌出來滋潤了整個下體,粗大陰莖和著體液上下作動著,雪奈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。
「啊……啊啊……不要……」被這不認識的男人侵犯,她竟感覺到一股不知所措的快感一陣陣流遍全身,她不由得狂叫了起來。
「啊……那裡……不可以……嗚……」
男人撫弄著雪奈的陰蒂,陰蒂那裡已充血而且變得相當敏感,男人的技巧十分靈活而熟練。
「不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
雪奈激動得扭動著,大量的蜜汁不斷地分泌出來,碩大的龜頭不斷地突擊子宮,令雪奈感覺像要麻痺了似的。
「啊……再這樣下去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
雪奈的聲音哽咽著,她忍耐不住那股已衝上來的快感直逼而來。
(雖然被侮辱,卻這樣舒服……)
「怎麼樣呢?你大概快達高潮了吧?別客氣,盡情享受吧!」
男人似乎能掌握雪奈的身體的狀態,總是恰到好處地揉弄得雪奈魂飛欲醉。男人揉搓她的陰核,還一次次往雪奈身上攻擊,她開始不斷地顫抖。
「鳴……我要洩了……啊……我雪奈要到頂點了……鳴……」
「原來你叫雪奈……名字還挺可愛嘛……」
只覺耗盡精力,全身都快癱掉的雪奈,聽到男人低沉的喃喃自語。
※※※※※
自從心愛的夫人失蹤後,岩五郎也無心工作,每天只是不安和焦躁。
二歲的俊夫完全由傭人照顧,自己則尋找著一切可能的線索。雖然到警察司去申請搜索,可是人告訴他,這只是樁普通失蹤案,警察是不可能大事動員的。
雪奈離奇失蹤了一個星期,可是連一通來勒索贖金的電話,或是告知安危與否的電話都沒有。
(難道是有什麼不滿嗎?)岩五郎開始考慮雪奈的居家生活。
在岩五郎的希望裡,即使已結婚三年的現在,夫婦兩人仍一起睡雙人床上同眠。小孩子和傭人在另一個房間,夫婦兩人可以完全不受干擾地在一起,尤其最近夫婦倆更是肌膚貼著肌膚抱在一起入眠。手互相放置在對方的性器官上更是家常便飯,而年輕的雪奈光是這樣,那裡立刻就濕潤一片。
「妳想要是嗎?」
「沒……沒有……只是因為你摸它才會這樣……」
岩五郎也是儘可能滿足她,如果實在沒辦法,通常會摸著她的腰,摟著她睡覺。可是如果是雪奈的月經期則例外,大正年生的岩五郎而言,他還是覺得那是不淨之物,所以在那段期間,他就和雪奈分開而睡,一直到月經完畢才回復兩人的同室而眠。
最近談到了生第二個小孩的事,岩五郎是希望雪奈能為他生育,而雪奈則認為這個年齡還要生育,覺得不好意思,所以總是支吾其詞,沒有應允。
可是到了最後,為了讓先生高興,雪奈答應了生小孩的事情。於是他們開始計算雪奈的月經周期、排卵期,以及配合岩五郎的身體狀況,甚至還有在床上計算商量著這檔事呢!
就在這個時候,她卻失蹤了。
(難道是她極十分不願意生第二個小孩嗎?)
岩五郎除此之外,再也想不出其他的線索了。
※※※※※
男人發覺雪奈的眼罩似乎要剝落下來了,於是他重新用OK綁貼好。
「……你讓我看看外面的世界吧……」
被這男人綁架來這一個禮拜裡,雪奈一次也沒有看到過陽光,每天就是在一片黑暗不安的世界裡被男人連續地侵犯著肉體。
男人的慾望似乎永無止境般地越來越強烈,每一天、每一個晚上都盡情地凌辱著她,雪奈